『 阿 駿 覺 得 井 口 應 該 也 聽 得 到 這 小 屋 裡 的 鬼 說 話 。 但 由 於 和 他 並 沒 有 熟 到 可 以 當 面 問 的 地 步 , 因 此 並 不 知 道 真 相 , 但 聽 媽 和 正 吾 說 井 口 可 能 在 一 星 期 後 , 也 可 能 在 一 年 後 離 開 三 村 家 , 回 去 一 個 叫 神 戶 的 城 鎮 。 這 代 表 他 和 三 村 家 的 人 們 有 著 決 定 性 的 不 同 。 阿 駿 認 為 小 屋 裡 的 鬼 可 能 只 會 向 不 適 合 住 在 這 裡 、 或 不 該 住 在 這 裡 的 人 攀 談 , 所 以 三 村 家 才 沒 有 一 個 人 聽 得 到 他 說 話 。 』



『 這 幾 天 , 阿 駿 有 件 事 急 著 想 向 鬼 徵 詢 意 見 , 那 就 是 如 果 拜 託 井 口 回 神 戶 時 帶 自 己 一 起 回 去 , 他 可 能 會 怎 麼 回 答 。 阿 駿 不 知 道 神 戶 是 個 什 麼 樣 的 地 方 , 唯 一 知 道 的 是 那 裡 離 這 個 家 十 分 遙 遠 , 若 是 能 到 那 兒 去 , 或 許 就 能 證 明 一 如 這 棟 小 屋 是 為 井 口 而 存 在 的 , 而 也 有 其 他 某 個 地 方 是 為 自 己 而 存 在 的 。 』



『 " 還 以 為 他 是 正 吾 的 弟 弟 呢 。 " 阿 駿 向 小 屋 裡 的 鬼 如 此 描 述 看 到 太 郎 時 的 第 一 印 象 。 雖 然 長 得 也 沒 多 像 , 但 他 告 訴 小 屋 的 鬼 就 好 比 衣 料 有 麻 、 絲 、 棉 等 之 分 , 若 要 把 人 類 的 皮 膚 分 成 幾 種 類 型 , 這 兩 人 絕 對 是 同 一 種 皮 膚 做 出 來 的 。 』



『 和 太 郎 在 一 起 , 自 己 似 乎 總 能 拋 開 煩 惱 忘 情 大 笑 。 但 他 也 不 知 道 太 郎 讓 自 己 拋 開 的 是 什 麼 樣 的 煩 惱 , 只 是 覺 得 只 要 能 和 太 郎 在 一 起 , 連 煩 惱 是 什 麼 都 沒 必 要 再 探 究 。 』



『 我 年 輕 的 時 候 , 也 曾 打 算 離 開 這 裡 呢 。 … … 但 那 時 候 我 並 沒 有 離 開 , 大 概 是 因 為 我 沒 有 勇 氣 吧 。 … … 不 過 , 要 離 開 這 裡 需 要 勇 氣 , 乖 乖 留 下 來 也 是 需 要 勇 氣 。 如 果 決 定 要 走 , 不 免 為 在 異 地 的 未 來 憂 心 , 若 決 定 留 下 來 , 又 得 擔 心 日 後 會 不 會 後 悔 自 己 沒 離 開 。 在 我 像 你 這 麼 年 輕 時 , 曾 經 以 為 很 多 事 若 不 自 己 決 定 , 就 會 比 不 上 人 家 , 事 實 上 , 我 根 本 連 自 已 該 決 定 些 什 麼 都 不 知 道 。 』



『 記 不 得 那 是 什 麼 時 候 的 事 了 。 有 次 兩 人 吵 架 , 阿 駿 說 了 一 句 " 要 過 這 種 無 所 事 事 的 生 活 , 可 沒 你 想 的 容 易 。 " 氣 得 悠 太 朝 自 己 哥 哥 的 嘻 皮 笑 臉 揮 了 一 拳 。 這 拳 並 沒 有 打 得 多 重 , 但 卻 聽 到 阿 駿 嘴 裡 傳 出 " 喀 " 的 一 聲 , 臉 色 蒼 白 的 兩 人 旋 即 陷 入 了 一 陣 不 安 的 沉 默 。 最 後 阿 駿 走 回 了 小 屋 裡 。 悠 太 又 將 疼 痛 的 拳 頭 往 柱 子 上 打 。 是 什 麼 讓 阿 駿 變 成 了 這 副 德 行 ? 悠 太 真 希 望 能 放 聲 大 喊 : 是 誰 對 他 做 了 什 麼 , 讓 阿 駿 變 成 了 這 副 德 行 ? 』



b y 吉 田 修 一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rangerange 的頭像
orangerange

L o v e e e e

orange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